• [好乐美饰]天然珠宝-水晶-蜜蜡-玉石-宝石-八年专卖商城!
  • 83岁老母亲将46岁儿子杀害法院轻判:其情可宥她有何苦衷?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4-18 05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2017年5月9日,随着一阵关门声,广州市越秀区西华路一户住宅内,一位老人面露痛苦地将安眠药融在了一碗水中。

      接着,老人端着碗走向了46岁的儿子,拿着勺子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喝。儿子一边喝一边紧皱眉头,喊着

      随后,等儿子睡意渐浓,老人拿出一个棉垫捂住了儿子的脸。这还没完,为了防止儿子突然醒来,老人又拿出一条丝巾,将儿子的脖子紧紧勒住。

      随着儿子的呼吸从强变虚弱再到消失,老人终于绷不住了,她泪流满面,撕心裂肺地拍打着儿子。可是,儿子再也不会醒来了。

      老人名叫王宛兰(化名),出生于1934年,年轻时是一名尽职尽责的电厂工人。工作期间,王宛兰任劳任怨,尽职尽责,获得了同事们的一众好评。

      也正是在工厂中,王宛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“真命天子”,并和他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。

      1957年,王宛兰诞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李建坚(化名)。孩子的出现,虽然给家里带来了一定的经济压力,但是只要能将省下来的一针一线,都用在孩子身上,夫妻二人再辛苦也觉得值得。

      1971年,人已中年的王宛兰再得一子。在孕期,夫妻二人对比初次怀孕,更为小心谨慎。家里所有的脏活累活,丈夫都一手承担,而王宛兰想吃什么,家人也都会尽力满足。

      虽然怀孕很苦,可看到有责任心的丈夫,听话懂事的大儿子,以及肚里时不时翻动的小生命,王宛兰觉得自己简直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    等到小儿子李建恩(化名)出生,一家三口正式升级为一家四口。从此以后,日落有人陪,万家灯火,也总有为王宛兰亮起的一盏。而这看似平凡的一日三餐,一年四季,却也成为了王宛兰后半生最怀念的时光。

      在小儿子三岁时,王宛兰越感端倪。别家的小孩,就算天资差一些,在三岁也能说许多话。可是李建恩却连句

      除此之外,小孩最晚一两岁也能学会走路。可是自家的儿子,不仅不会独立行走,就算在其他人的搀扶下,也只能跌跌撞撞地走几步。

      从餐桌到门口的距离,只有几步之遥,可对于小儿子李建恩而言,却是难以迈过去的坎。

      一开始,王宛兰以为是自己家孩子笨,迟早有一天能撵上其他孩子。说不定将来能

      可是王宛兰的望子成龙,最后还是落了空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五岁的李建恩智力和体力不仅没有追上同龄人,反而和他三岁时的样子差距不大。

      唐氏综合症,便是21-三体综合症。患有该病的孩子,存活率很低。即使能正常生下,患儿也都会出现容貌特殊、智力落后、生长障碍等等一系列的负面影响。

      面对医生已经确定下来的“病因”,当母亲的王宛兰怎能轻易相信?哪怕是万分之一、十万分之一的概率,王宛兰也愿意

      于是,夫妻二人将大儿子安顿好,带着李建恩开启了四处寻医之路。可是,最后的结果依然没有改变。

      更可怕的是,李建恩的病情愈加严重,有许多曾经没有发生的病况,现如今也都如重石般一一砸向了这个可怜的小生命。

      求医无果的王宛兰,最后无奈认清了小儿子一辈子智力只有七岁,并且没有自理能力的现实。

      对于这样一个下半辈子都需要别人照顾的小孩,对于这样一个只有投入,永远也得不到回报的小孩。有人建议王宛兰将孩子送去福利院,也有人建议王宛兰趁着还有精力,再要一个小孩。

      可是,十月怀胎的辛苦,只有王宛兰自己知道。小儿子虽然被万千人嘲笑,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王宛兰却不舍得对他差一分。

      养儿防老,如此天经地义的事情,在王宛兰家中却反了过来。上班时,为了能给家里带来更多的收入,王宛兰比往日更加辛勤地工作。

      而下了班,王宛兰再也没有惬意的夫妻二人世界,再也没有闺蜜之间的谈心时间,甚至连邻里之间家长里短的谈话都没有了。取而代之的只有给李建恩喂饭,教他走路、说话。

      王宛兰心想,既然孩子已经这个状况了,那只要孩子开心地过一天,那就是当母亲的幸福。

      在王宛兰47岁时,为了能更好地照顾李建恩,王宛兰向厂里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请。而知晓王宛兰家中情况的领导,也同情地批准了她的申请。

      也许是王宛兰的爱子之心感动了上天,在李建恩15岁之时,终于可以说出一些简单的话语,甚至还能陪母亲短距离地走路。

      这看似十分普通的行为,却击中了王宛兰柔软的内心,她泪如雨下,觉得过去十几年的辛劳,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回报。虽然下一次进步不知在何日,但是只要有希望,王宛兰就绝不会放弃李建恩一分一毫。

      转眼间,同龄的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,李建恩依旧无法生活自理。可是,此时的王宛兰体力已经大不如从前,她担心自己有一天走在儿子前面,儿子再也得不到尽心的照顾。

      为了儿子的后半生,王宛兰思考再三决定给他找个伴侣。当然,深知自家儿子情况的王宛兰,不求女方家庭有多好,不求女方职业,也不求女方的身高长相,只求能够真心实意地照顾小儿子一生一世。

      为此,王宛兰更是拿出了这辈子积攒的钱作为彩礼。然而,这番“爱子心切”,却在他人的眼里成为了笑柄。

      无数人听到患儿找媳妇,就哈哈大笑王宛兰天真,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嫁给一个“累赘”呢?有女生在被介绍过来后,一看到神志和动作都不正常的李建恩,纷纷扭头就走,甚至连一句再见都不愿意多说。

      于是,屡屡给小儿子相亲碰壁的王宛兰,也逐渐明白小儿子在她心里是宝,可在别人眼里是“拖油瓶”的事实。

      不过,好在社会上的好心人很多。当地的社区在知道王宛兰家的情况后,便派护工每两周去帮一次忙。虽然频率不高,但是对于身心俱疲的王宛兰来说,也算是减轻了许多的压力。

      2001年,30岁的李建恩病情突然恶化。智力下降不说,就连本来已经愈发熟练的行走能力也突然大幅度退化。

      于是,走路本就容易东撞西撞的小儿子,这下子更不愿意走出家门了。最后,李建恩甚至一整天都瘫在床上,而他的一切吃喝拉撒,都由母亲王宛兰来照顾。

      即便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天天卧床的日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舒适。卧床导致了李建恩身体各处肌肉萎缩,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,还使得李建恩经常疲惫,甚至屡屡出现血液不畅的现象,于是王宛兰只好每天不停地给李建恩翻身,给他调整姿势。

      此外,窝在温暖的床上,加上出汗的原因,李建恩还经常生疮。王宛兰虽然能做到不厌其烦地给儿子擦洗,涂药。但是看到儿子每天如此痛苦,王宛兰除了一个人偷偷流泪,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。

      2013年,王宛兰已经年近八十。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,王宛兰却遭受三重打击。先是丈夫去世,小儿子的照顾任务全都落在了母亲和大儿子身上。可是大儿子也有自己的生活,所以大部分时间照顾小儿子的人,还是母亲王宛兰。

      此外,王宛兰也有高血压、心脏病等疾病。邻里邻居和大儿子实在不忍心让身患多病的老人,再去照顾一个“无底洞”。因此,他们多次劝诫王宛兰,让她将李建恩送到福利院。

      可是,王宛兰在去查看过福利院后,却表示福利院的环境肯定没有家里好,而且也没有人会像自己一样耐心地照顾李建恩。此外,王宛兰觉得,反正都已经照顾一辈子了,也不差这些年了。

      但是,现实却比王宛兰想得更加糟糕。没了丈夫的扶持,王宛兰每天要更加频繁地帮助李建恩翻身、洗脸、吃饭。有时王宛兰多想躺在床上好好地睡上一天,可是现实却不允许她这么做。

      2017年,已经83岁的王宛兰身体愈来愈差,但是如果自己走后,李建恩又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呢?是成为大儿子的负担,还是被福利院的护工们嫌弃?

      再加上李建恩的肌肉萎缩得厉害,现在即使每天帮助他翻身、放松肌肉,可他还是痛苦万分。每次,李建恩一句痛,都仿佛一把利刀,划得王宛兰心疼。

      在一次吃饭时,王宛兰看着眼里的饭碗,再看着嘴里不断哼唧的小儿子,王宛兰突然有一个“恐怖”的想法,她想让小儿子再也不痛苦!

      在随后的日子里,王宛兰不断假装生病,并在社区医院前前后后获得了六七十片安眠药。为了避免牵连大儿子,王宛兰还写下了一封书信。

      在信中,王宛兰从李建恩生病开始,讲到自己照顾他,又讲到李建恩痛不欲生的过程。表示自己无奈选择这个极端的方式,来帮助小儿子李建恩远离痛苦。此外,这个决定都是由她王宛兰一人所为,和大儿子没有丝毫关系。

      在2017年5月9日,王宛兰亲手将这个照顾了四十多年的儿子,送去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    2017年10月26日,王宛兰以杀人犯的身份,坐上了受审席。显然,王宛兰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。可在座的各位,尤其是为人父母的成年人,无一不对这位老人投去了心疼又同情的目光。

      在判决过程中,大儿子李建坚、其他亲戚以及居委会工作人员,均和法官表示了求情之意,并证明在这些年里,王宛兰一直悉心照顾李建恩,从来没有一丝懈怠。

      同时,越秀区人民法院院长、该案审判长万云峰也说明了该案的特殊之处。王宛兰和其他故意杀人案中的杀人犯情况不同,其他凶手动机恶劣,可王宛兰所为均是出于一位母亲对儿子的爱。

      可是,法大于情。即使王宛兰的初衷是为了帮助小儿子,但她剥夺了小儿子生命的行为也是事实。于是,越秀区法院最终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处王宛兰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。

      2021年10月26日,四年缓刑期已经来临。这时,一个令人欣慰的好消息传来,越秀区人民法院发布公告,王宛兰的原判三年有期徒刑将不再执行。

      终于,这位用尽一生心血爱儿子的老人,可以如释负重,过上真正属于自己的晚年生活。